<form id="z79h9"><nobr id="z79h9"><meter id="z79h9"></meter></nobr></form>

                <form id="z79h9"></form>

                <form id="z79h9"><nobr id="z79h9"></nobr></form>

                    <em id="z79h9"></em>
                  最高軍事學府里的“金學員”——陸軍大學里的特別班
                  2020-10-20 15:41:31   來源:互聯網
                  內容摘要
                  陸軍大學,曾是民國時期唯一一所最高級別的軍事學府,也是當時高級軍事指揮人員與高級幕僚人才的搖籃。其前身是創立于1906年的保定陸軍軍官學校,1912年遷址北京后定名為陸軍大學,主要負責培養團以上指揮軍官和師以上司令部參謀軍官,重點培養學員的聯合與合同作戰能力、運用軍事策略能力和戰略能力,它的存在對于…

                  陸軍大學,曾是民國時期唯一一所最高級別的軍事學府,也是當時高級軍事指揮人員與高級幕僚人才的搖籃。其前身是創立于1906年的保定陸軍軍官學校,1912年遷址北京后定名為陸軍大學,主要負責培養團以上指揮軍官和師以上司令部參謀軍官,重點培養學員的聯合與合同作戰能力、運用軍事策略能力和戰略能力,它的存在對于中國近代軍事教育乃至中國近代軍事史都產生了深遠的影響。1928年,國民政府形式上統一了全國,蔣介石對這所最高軍事學府高度重視,親任陸軍大學校長21年,幾乎占了陸軍大學全部44年歷史的一半。當時國民黨軍隊中有一條規定:陸軍大學畢業的,才能任軍參謀長。正因為蔣介石和軍中普遍重視,眾多國民黨軍官都將“穿黃馬褂(黃埔軍校出身)、戴綠帽子(陸軍大學深造,不僅因為諧音也因為其學員的領章是綠色的)”作為莫大的榮耀和奮斗的目標。受條件限制,陸軍大學的畢業生數量并不多。據有關資料記述,陸軍大學在大陸44年間前后辦過正則班(即正規班23期)、將官講習班(5期)、本校參謀補習班(3期)、函授處(2期),抗戰后分設西南(桂林)、西北(西安)參謀補習班(共7期)、甲級將官班(2期)、乙級將官班(4期)和研究院、外文班等,總共培養了畢業學員8500余名,其中獲得正式學歷并領到所謂陸大學員“三件寶”——畢業文憑、同學錄和畢業證章的,不到3300人。供需矛盾如此突出,怎么解決?陸軍大學特別班由此誕生。

                  IMG_256

                  馮玉祥的“痛史”促成了它的誕生

                  特別班的成立,是馮玉祥與蔣介石第二次合作期間,擔任國民黨軍事委員會副委員長時促成的。馮玉祥主張開辦特別班,緣于陸軍大學給他留下的一段“不堪回首”的記憶。馮是行伍出身,沒有讀過多少書,靠著打仗不怕死的拼勁,辛亥革命前已積功升到營長。當時恰逢老陸軍大學招生,此時深感文化的重要性,已經開始喜愛讀書學習的馮玉祥請求保送入校深造。怎知上級不僅不批準,還在全師講話時奚落了他:“馮玉祥‘白脖子’(為中國北方方言,指在某些方面不懂裝懂,被內行看穿的人,多為貶義,具有諷刺意味。上級這是笑話馮玉祥一個大老粗還想裝文化人),還想考陸大。”心高氣盛的馮玉祥聽了這話在心里暗暗發誓:“老子將來辦個陸大。”對于自己的這段“痛史”,馮并不避諱,在多個場合講過,陸軍大學的校刊《陸大月刊》也曾經登載過他的類似言論。

                  1926年,馮玉祥到蘇聯訪問期間參觀了軍事學院(那時都習慣稱陸軍大學),了解到該院分設有高級系及基本系。之所以置高級系,是因為入該系學習的軍官的軍銜、年齡條件均高,不能入基本系學習,但又未受過并確實需要接受高等軍事教育。這是十月革命以后根據蘇聯紅軍指揮員的具體情況所采取的措施,它也很適合中國當時軍隊的情況。馮玉祥在國民政府中取得發言權后,便建議在陸軍大學開辦特別班,遴選受過初級軍校教育以及行伍出身作戰經驗豐富而又具有一定文化水平,但軍銜、年齡均已超過陸軍大學正規班次招生標準者,入校學習。

                  馮玉祥的想法恰巧迎合了蔣介石的需要。南京國民政府接管陸軍大學后,適值蔣介石整軍開始,為網羅更多的軍事人才為己所用,蔣介石對該校非常重視。因為多年來通過黃埔軍校培養嫡系學生親信讓其嘗到了極大甜頭,所以他希望通過陸軍大學籠絡人心并培養更多的嫡系高級軍官,但是對于陸軍大學小而精、寧缺毋濫的招生方式一直沒有什么好的解決辦法。馮玉祥則給他提供了一個簡單直接的“擴招”途徑。于是,蔣介石決定于1928年開始在陸軍大學創設特別班,主要招收軍隊里國內外軍官學校畢業或兵科專門學校畢業的中校以上、中將以下,年齡在45歲以內的優秀軍官(也有資料稱“歷經革命戰役、卓著勛勞”的現任團長及以上編余軍官,年齡可以為40歲以內)。這些軍官須經過師、省、中央三級的嚴格考試,選拔入校后學習3年畢業,合格者除選拔十分之一的人留校充研究員(即留校任教)外,其余一律升級分配任用。自從開設了特別班,陸軍大學原有的班次改稱為正則班,陸軍大學中只有這兩種班次算是正牌畢業生。

                  1934年2月,國民黨參謀本部批準頒布《陸軍大學附設特別班章程》,以文件形式正式明確規定陸軍大學附設特別班,每期限額60至100人,學制3年,當年9月特別班第2期入學,1937年6月特別班第2期畢業,共計133人,這也是特別班正規化的開始。特別班的開設,是陸軍大學教育制度上的一個重大變革,它使許多按原來的軍事教育模式不能接受高等軍事教育的部隊中高級指揮人員有了深造的機會,也有利于先進的軍事學術在軍隊中的傳播。

                  校方的“嚴苛”使他身價倍漲

                  作為當時中國唯一一所最高軍事學府,陸軍大學頗為自重身份,招收學生條件嚴苛,入校考試非常困難,被稱為“鐵門檻”。1927年以前,在校學生數量很少,有時甚至一期畢業才招收另一期入學,以至于在校生只有一期,偌大學校內只有一個班學員。特別班既然稱為“特別”,自然有些例外,如其第1期學員是保送入學,這是針對北伐勝利后部隊縮編的實際,對可資深造的部分高級軍官一種臨時保留措施。根據總名額,各部隊自行選拔保送。但到特2期時就改變為考試招生,須經過資格審查及口試、筆試,只是對西北四省(陜、甘、寧、青)每省可免試二名入校學習,主要是照顧西北文化落后之故。但是有趣的是,這期免考入學的蒲城人劉宗寬,畢業考試竟拿了個“狀元”。從1936年招考特3期開始,西北四省免考名額也被取消了。

                  對于特別班學員的報考資格,陸軍大學卡得很嚴格,特別是1942年招考特7期開始,甚至可稱為苛刻:一是必須為陸軍大學承認的軍事學校畢業、還須受過一年半以上的養成教育(黃埔軍校被高看一眼,其4期以前畢業生可以例外,但同時也規定政治科出身的不能考),如文憑遺失,須由兩名中校級別以上的同學開出書面證明,但校長不能作證明人。二是必須是軍齡9年半以上的中校至少將現職軍官,且須持有蔣介石頒發的正式任職命令,各地方派系部隊里自行任命來路不正的軍官被直接拒之門外。三是必須擔任過部隊主官,即排、連、營、團、師長等職,但師以下部隊參謀人員可視同主官,師的上校參謀長或上校參謀主任可以等同團、中校參謀等同副團長。四是必須任現職2年以上(事實上參謀人員想入特別班非常難)。相關資格審查,先由保送單位審核,繼由初試委員會審查,錄取后還須由復試委員會最終審查,始能參加復試。

                  入學考試更是非常嚴格。因為報考特別班者均為中高級軍官,且絕大多數為上校軍銜以上,所以幾乎人人都與高層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意圖在入學考試時走后門、求幫助、搞題目,甚至試圖買通口試官者自然大有人在。為此,陸軍大學對入學考試時可能產生的種種舞弊行為做預測,力爭將一切歪門邪道阻絕。從上述資格審查已可窺見其嚴格。初試是各戰區組織,不再贅述。這里主要介紹一下復試時口試和筆試的嚴格程度。復試口試時,專門由9位中將組成口試委員會,考場為半圓形,主任委員居中,兩旁各為4位口試官,所以被戲稱為“九堂會審”。主試官不問具體問題,通常是先端詳考生一番,然后從他桌上筆筒內隨機抽出一簽,簽上寫的是考生應到某口試官面前應試;每位口試官桌上也各有兩個簽筒,一個里面是寫著題目的紙條,另一個里面是下一位口試官的姓名,題目和下一位考官都由隨機抽簽產生;當考生應試時,其他考官均集中精力聆聽,各自獨立打分,最后取平均分;一位考官試畢,又抽簽去另一口試官前應試。每一個考生一般要經過二至三位考官口試,快的約十分鐘,慢的約一刻鐘。面對這種考試,饒是身經百戰或是指揮過千軍萬馬的將軍,也難免一身大汗。考生突然面對如此之多將官而手足無措甚至發揮失常的現象時有發生。筆試更是夸張,考生每次進入考場后總要等待一二十分鐘或更長時間,才能拿到題目(考試時間由發題目時才開始計算)。原因是主管官員每次都要臨時把考的某一教程書籍在出試題的考官面前隨意翻到某頁,請其就此面內容出一道題;再翻到某頁又出一道題,然后直接油印送到考場。此舉是為了嚴防泄漏題目,但時間倉促大多題目不可能經過嚴密構思,也很難綜合條文擬出有學術性較強的題目來考驗考生的水平,嚴則嚴了,往往測驗不出考生真正的學術素養,難免有些矯枉過正。筆試完畢,約一周至十天開始發榜,不算初試,復試的淘汰率還往往超過50%。此外,特別班還實施嚴格的全程淘汰制度,所以能畢業還真不容易。

                  學員們的“異彩”更讓它引人注目

                  陸軍大學的畢業生,在彼時國民黨軍隊中已有“天之驕子”之譽,所以陸軍大學的流行諺語中,就有“金學員、銀教官、破破爛爛是職員”之說,可見其學員身份之顯貴。而特別班又是陸軍大學學員中的特別者,其中自然不缺乏各路“神仙”,在此列舉其中數位代表。

                  第1期學員中有衛立煌、黃維等名號響當當的人物。第2期有王鐵漢,時任東北軍王以哲第7旅620團團長的他因為在“九一八”敢于抗命率部抵抗,被史學界稱為“打響抗日第一槍的人”。第3期除了因為馮玉祥帶著一大批小弟旁聽而將星閃耀之外,還有一個在淮海戰役中陣亡的兵團司令黃百韜,他雖然是雜牌出身,打起仗來兇狠頑強,所部被稱為國民黨“雜牌軍中的王牌”。第4期中有名學員叫劉元瑄,1949年12月9日隨川軍首腦、叔父劉文輝在四川雅安起義,算起來他可是同“四川王”劉湘同族同輩。第5期畢業的柴意新是著名抗日將領,也是國民黨軍在慘烈的常德保衛戰中犧牲的唯一將軍團長,被譽為“虎賁”英雄,并被國民政府追授為陸軍中將。第6期畢業的劉戡中將是黃埔軍校1期畢業的,也因作戰勇猛受到蔣介石重視。第6期中還有個低調謙沖的學員王世和,他曾與蔣介石出生入死20年之久,是蔣的第一任侍衛長,也是蔣之表侄,其祖父與蔣介石母親王采玉系堂姐弟關系。第7期畢業的賈亦斌因才華出眾,深受蔣經國賞識,結業后被授少將軍銜,1949年4月,他成功策劃蔣經國嫡系部隊——國民黨預干總隊起義,震驚了國民黨朝野。第7期中還出了個大人物,就是天津警備司令陳長捷。國民黨陸軍總司令部徐州司令部第3兵團司令官歐震,是第8期也是最后一期特別班學員。

                  此外,陸軍大學特別班第3期還出了一個傳奇將軍韓練成,他被馮玉祥譽為“在北伐時與我共過患難”;又因解救蔣介石于危難重圍之中,而被蔣“特許黃埔軍校3期畢業,列入學籍”,不入學而享受黃埔學生待遇,被戲稱“賞穿黃馬褂”,后來在國民黨軍中升級升為中將;周恩來說他是“沒有辦理入黨手續的共產黨員”,朱德稱贊他“為黨、為革命立了大功、立了奇功”,毛澤東也當面對他說:“蔣委員長身邊有你們這些人,我這個小小的指揮部,不僅指揮解放軍,也調動得了國民黨的百萬大軍吶!”1948年,韓練成脫離國民黨部隊,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在1955年授銜時又名列解放軍中將之列。當然,特別班為中國共產黨和解放軍培養的人才還有不少,如1948年11月同張克俠一起率領國民黨第77軍和第59軍共兩萬余人在賈汪、臺兒莊駐地起義,為淮海戰役的勝利作出了重要貢獻的何基灃,以及曾任蔣介石侍從室少將高參,其實早在1938年就秘密加入中國共產黨,典型的“潛伏高手”段伯宇等。

                  1949年,陸軍大學的大部分教職學員隨教育長徐培根遷往臺灣,后改為三軍大學。其余一部由研究院主任杭鴻志帶回重慶,并于重慶解放時起義,將留在重慶的一切設備及人員完整地交給了中國人民解放軍。絕大部分教職學員在西南軍事大學高研班經過一段時間的學習改造,調至南京軍事學院工作,成為人民軍隊最高軍事學府的成員,開始了自己的嶄新人生,為提高解放軍指揮員的綜合素質作出了貢獻。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為本網站轉自其它媒體,相關信息僅為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網觀點,亦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

                  關鍵字相關信息:
                  暖暖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