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z79h9"><nobr id="z79h9"><meter id="z79h9"></meter></nobr></form>

                <form id="z79h9"></form>

                <form id="z79h9"><nobr id="z79h9"></nobr></form>

                    <em id="z79h9"></em>
                  內卷、躺平、yyds……網絡語言,人為制造的社交屏障?
                  2021-07-02 15:45:12   來源:中國青年報
                  內容摘要
                    文化觀察  網絡語言,人為制造的社交屏障?  這些字詞貌似簡單,但堆積在一起,就是一條條情緒洪流,如果你不懂使用或者拒絕使用,則很有可能被拋到岸上。  “內卷”“躺平”,人們大概都知道了是什么意思,但已經流行一段時間的“yyds”,確實給不少人造成了理解障礙——失去了中文對詞意的承載,“yyds…

                    文化觀察

                    網絡語言,人為制造的社交屏障?

                    這些字詞貌似簡單,但堆積在一起,就是一條條情緒洪流,如果你不懂使用或者拒絕使用,則很有可能被拋到岸上。

                    “內卷”“躺平”,人們大概都知道了是什么意思,但已經流行一段時間的“yyds”,確實給不少人造成了理解障礙——失去了中文對詞意的承載,“yyds”讓人滿頭霧水,雖然通過搜索,最終知道它不過是“永遠滴神”的中文讀音縮寫,特別容易理解,但一道無形的交流鴻溝,已經被挖得很深了。

                    “nsdd”是“你說得對”,“xswl”是“笑死我了”,“ssfd”是“瑟瑟發抖”……這樣的中文縮寫,對于成年人來說,幼稚得很。但在成年人完全不了解它們的同時,發明它們的00后卻竊竊自喜,覺得成年人變得“蠢得很”……新的網絡語言,正在形成一種人為制造的社交屏障,正在將網絡用戶劃分為不同的、完全沒法交流的群體。

                    可以確認的是,網絡已深刻地改變了人與人之間的關系。現實社會正在向線上轉移,許多人每天花在智能手機與社交媒體上的時間,已遠遠超過現實中與人交流的時間。如同線下的青少年,正在竭力與成年人社會保持距離一樣,線上的年輕人,也正試圖通過制造“語言迷局”,來將“非我族類”拒之門外。

                    受這股巨大的潮流影響,網絡社交用語被賦予了越來越豐富、敏感的含義,這些社交用語,在表面上起到的是“密鑰”的作用,用來打開陌生人的大門,在深層次里,卻是對人性的一種最為敏感的觸摸——為了節省彼此的時間,新一代網民,用一種不斷被制造出來的新語言和新情緒,來進行更精準的交流。

                    比如前段時間,大家熱衷于討論的一種交流方式:你發出一個信息,如果對方給出的回復只是一個“嗯”字,你就會覺得這是冷淡、敷衍、不屑,而如果對方的回復是“嗯嗯”兩個字,你則會神奇地覺得,對方是在贊同你,熱情地回應你,用很可愛的虛擬面孔面對你。這在過去的語文世界,是完全不可思議的事情,但正是神奇的網絡交流,讓兩個字的疊加,產生了如此奇妙的效果。

                    同理,像“嗯”與“嗯嗯”的區別那樣,網民對問號也變得非常敏感:一個問號會讓一個人產生不安,兩個問號就會讓人產生焦慮,三個問號則有可能讓一個人抓狂,而如果打出更多問號,比如七八個或十個,則有了不滿與反抗的意圖與成分。這真是匪夷所思——看來,線上生活不但改變了人們的大腦,也改變了人們的情感。

                    簡單的字詞與標點符號,承載不了人們豐富而厚重的情感,有多少刪除、拉黑、屏蔽等“網絡冷暴力”行為,在無數個角落里悄無聲息地發生著。出于對別人感受的顧慮與尊重,網民發明了另外一套語言,專門用來線上交流,包括淘寶客服們無往不利的“親”,包括被使用最多的“呲牙”表情與泛濫的電子玫瑰花,還有工作群里職員們回應給領導的“收到”,這些字詞貌似簡單,但堆積在一起,就是一條條情緒洪流,如果你不懂使用或者拒絕使用,則很有可能被拋到岸上。

                    網絡用語的模版化或者說模式化,具有功利的一面,它對于提高交流效率是非常有幫助的,幾個字詞,幾個表情符號交換過后,雙方就能基本確認,是否氣場一致。這個特質也決定了線上交流的本質是脆弱的,假若一個人正在開車,只能在等紅綠燈的時候簡單回復,甚至沒法用一個表情收尾就要加油起步開走,那么對于另一方而言,可能大腦在處理剛接收的信息時,就有可能會產生一些疑慮。

                    過去經常講,我們習慣生活在一個熟人社會當中,講究見面,追求面對面交流,最起碼也要打個電話,讓更能細膩傳達情感的聲音,通過耳朵進入內心。但發展太過迅速的互聯網與社交媒體,一下子幾乎將所有人置身于網絡——這個龐大的陌生人社會,許多關系的建立、情感的交流,都要重新梳理,有的人會很快適應,成為網絡達人、活躍分子,而那些對線上社交不以為然的人,卻不得不遭受一次次的碰壁。

                    生活可以分線上與線下,身份可以有現實和虛擬,但有一點不會變,那就是人性的本質。人都喜歡被重視、被尊重,俗話說“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這一來一往當中,人的距離就近了。相反,如果一個人習慣得寸進尺,那么也很容易在網上遭到迎頭暴擊。網絡生活在現在以及將來,都是現實生活的翻版,一個可以在現實生活里與人融洽相處的人,大概率也會在網上受歡迎。

                    有一些自稱“社恐”的網民,在社交媒體上卻異常活躍,這可能不是“社恐患者”的個人問題,而是其所處的現實生活環境出了問題,這個時候線上社交的魅力就徹底顯現出來,它比現實生活更能真實地折射一個人的心靈境況,兩相對比,線上社交還是比現實社交多了諸多方便,少了不少麻煩。

                    對于線上社交的依賴,使得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都市人,開始抗拒現實中的見面,科技的發展與進步,比如“腦機接口”邁出實質化運用的關鍵一步,無形中也鼓勵未來的人更多地待在家中。出于對虛擬社會發展失控的恐懼,一些社會學家提出,要用田園牧歌式的生活,來抵御“賽博朋克”時代的到來。

                    田園牧歌式的生活,想要擁有,真不是那么容易。想要抵抗,最簡單的辦法,莫過于是破除網絡流行語所刻意制造出來的社交屏障——可是這實在有點難,從“火星文”到“yyds”,年輕人制造流行語的水平并沒有提高多少,他們只是不愿意與成人世界發生關聯而已。所以,想要實現網絡社交上的平等與自由,最重要的不是急于破解網絡語言密碼,而是真誠地放低姿態,去了解年輕人真正想要表達什么,或者干脆與他們一起,穿過網絡語言的狂歡表面,去觸碰那一顆顆年輕的、同樣的不安的、需要給予慰藉的心。


                  關鍵字相關信息:
                  暖暖视频在线观看